Lotus

热爱脆皮鸭文学、瓦坎达、以及我的狗子备备

总有人在觊觎陛下的王位 part2

大概讲的是电影里可爱的苏瑞妹妹和漫画版里美艳的舒丽姐姐换了换的故事。

金紫

嗯,这是一个正剧(划重点)。

OOC属于我/减压产物/别当真/食用愉快

part1:http://1

PART2

底下的长老们还在吵吵嚷嚷,无非是争论些蝇头小利。特拉查不动声色的换了个姿势,好缓解缓解腰部的酸软。

还真被尼贾达卡说中了。特拉查心想。争论还没有结束,特拉查可等不了。只是他刚站起来,下面的长老们便立刻住了嘴,齐刷刷的抬头看他。

“各位对派遣人员来皇城学习都没有什么意见吗?”

“这和本部落的利益没有冲突,全凭陛下吩咐。”左侧的河部长老刚表示完,其他人就纷纷表示赞同。

“那外界与各部落的进一步交流呢?”特拉查环顾众人,“也全凭皇城的决定吗?”

“这……”右手边的森部长老面露难色,犹豫道,“……我需要和我的族人们商议才能做决定。”

那你是靠什么进入长老会的。特拉查已经受够这些场面话了。

有一就有二,各部长老们又接着表示这的确需要商议,冒行不得。也是,无论什么,一旦扯上各部的内政问题,便成一团乱麻。

“明天一定要给我解决方案。”特拉查下了最后通牒,语气冷漠,“我想各位也不愿意看见强行推行的结果。今天就到这里吧,散会。”

直到最后一位长老离开,特拉查才坐回椅子上。

纵欲过度的后果太可怕了。

何况还要和一帮比豺狗还狡猾的老家伙讨价还价。

特拉查疲惫按了按太阳穴,正准备理一理思路,找到最快解决纷争的办法,却听到门外传来了艾瑞克的声音:“我尊敬的陛下,你现在有空吗?”

特拉查抬头,就撞见了敞着上衣,屁股上挂着松松垮垮裤子的艾瑞克。他不满的“啧”了一声,道:“你就不能好好穿衣服吗?”

“反正你都看过。”听了这话艾瑞克又故意撩了撩衣摆,道,“而且我也穿不习惯啊。”

一件背心你还不会穿?特拉查熟知艾瑞克死皮赖脸的无赖劲,心力憔悴之下也懒得管衣着问题了,直接问:“什么事?”

“精力被那群老不……长老榨干了?”艾瑞克没有回答特拉查的问题,走上前把国王陛下抱了个措手不及,等特拉查反应过来,自己已经坐在亲王殿下的怀里了。

“尼贾达卡!”你在干什么!

“别吵,否则我就吻你了。”艾瑞克捂上特拉查的嘴,“朵拉们和母豹子还在外面呢。”

“尼贾达卡……你非得这样吗?”特拉查又试着挣扎了一下,可是艾瑞克已经把他锁在了怀里,“让我起来。”

“我真不懂你们这些当国王的。”艾瑞克无视特拉查的抗议,帮他调了一个更舒服的姿势,又把自己的下巴窝进特拉查的颈窝间,“考虑那么多事也不知道给自己换一张舒服点的王座。”

“尼贾达卡,你先让我站起来。”特拉查觉得现在的姿势在议会大厅里不但不雅观还很危险。

“你觉的你还‘站’的起来吗……我的陛下。”艾瑞克轻笑一声,揶揄道,“虽然这里的确在我的计划内。”

我真的一点都不想知道你在计划些什么黄色废料呢。

“你到底找我什么事。”面对沟通无果,特拉查索性破罐子破摔,瘫在艾瑞克怀里,希望早点结束这场对话,“说吧。”

“我反对你的交流方案。”艾瑞克舔了一口特拉查的耳垂,“怎么又穿高领。”

“别闹。等下——你怎么知道方案的!”特拉查抓住问题的重点,“你——”

“怎么知道不重要,你只要知道我反对就可以了。”

特拉查用手拨开艾瑞克毛绒绒的脑袋:“尼贾达卡我不介意再关你一次禁闭!你给我正常一点!”

“你知道M国外交实权负责人是他们总统的私生子吗?”

“知道。我还知道他曾经是你的上峰。在08年的L国的第四次特别行动中坑过你一次。”特拉查淡定的说,“我还有更详细的,你要听吗?我们有情报部门的。”

“……”装逼失败的亲王殿下还没从黑历史被扒中反应过来。

“没什么想说的就快放开我,我还有事找瓦卡比。”特拉查侧头看着艾瑞克僵硬的脸,心想自己讲这么细是不是刺激到他了。没想到艾瑞克竟然开始哈哈大笑。

“你——”

“我亲爱的堂哥,我真是太爱你了。”艾瑞克蹭了蹭特拉查的脸,“怎么办……真想现在就办了你啊……”

特拉查感受到了身下渐渐硬起来的东西,霎时间有点懵,惊疑不定的看着艾瑞克。

就在这时,议会大厅的门被推开了。

“我的孩子——”

看见在王位上搂成一团的两人,太后的笑容僵在了嘴角。

然后她快速关上了大门。

“陛下,我想您应该注意一点。”太后脸色铁青,瞥了一眼一脸满不在乎的艾瑞克,接着说,“这里毕竟是议会大厅。”更何况外面站着朵拉近卫军。

“母后……”特拉查苦笑一下,眼下这个情况他就是有十张嘴也解释不清。太后却把特拉查的无奈当做心虚,看向艾瑞克的便眼神越发不满了。

“我想我们可以换个地方谈话。我的陛下。”太后说完,就向门外走去。

“你在这里等我。”特拉查向艾瑞克点点头,又匆匆跟上了太后的脚步。

看着特拉查有些紧张的背影,艾瑞克忽然打消了离开的念头。他想了想,打开终端,打算把苏瑞叫过来。

“母后,刚才……”特拉查追上太后的时候,太后正坐在露台的藤椅上眺望皇城。

“我的孩子,不用着急解释。”太后向特拉查摆摆手,示意他不用接着说下去了,“本来今天我就是来找你谈谈尼贾达卡的事的。”

这可大大出乎特拉查的意料:“什么?我以为——”

“以为我不喜欢他?”太后笑了,“确实,这小子惹事的本事是不小,还差点杀了你和苏瑞。但事情一码归一码,要是你处于那孩子的位置,你做的也不一定比他好。”

特拉查点点头:“我相信他本性不坏,只是父王当时没有想周全。”

“事关国家,上任祭祀大人和你叔叔又瞒得太好,你父亲于心有愧,大家都有责任。所以这个果也要一起承担。”太后又转过头看向远方,“这么一闹也未必是坏事,除了揪出不少心怀鬼胎的叛徒,也看到我们自己的不足。孩子,你知道我们瓦坎达最怕什么吗?”

“内讧?”特拉查不禁想到了那天的夕阳。

“答对一半,还有一半是没有对手。”看着远处望不到头的湖,太后接着说,“不竞争,就没有动力。就像你和尼贾达卡。”

“母后……”

“别急,我知道。你和尼贾达卡的关系已经不是秘密了,至少在我这里是这样。”太后调皮的摊摊手,“我也不是来找你兴师问罪的,我只想问问你,你觉得这孩子在瓦坎达待的自在吗?”

“他上个月刚刚考了瓦坎达语的八级证书。”特拉查答道。

“我不是问这个,我是指你觉得这孩子在瓦坎达有自己的位置吗?”太后认真的看着特拉查,“让他乐于付出和奉献的?”

“……”特拉查沉默不语。

“好好想想吧,我的……陛下。那我先离开了。”

天天考试快死了(好吧其实是我懒 (´-ι_-`))

【双豹组】总有人在觊觎陛下的王位

大概讲的是电影里可爱的苏瑞妹妹和漫画版里美艳的舒丽姐姐换了换的故事。

嗯,这是一个正剧(划重点)。

#双豹组# #金紫#

OOC属于我/减压产物/别当真/沙雕文笔

PART1

“苏瑞——”

当苏瑞听见奥珂邪急匆匆呼唤的时候,就知道自己今天的工作铁定是完不成了。

根据“'奥珂邪找我有事'效率模型”,奥珂邪走路的速度和事情的复杂程度成正比,同时也能确定她的音量,嗯,还能顺便得出麻烦来源。

看来今天瓦卡比是摊上大事了。

一想到拖延工作的后果,苏瑞不由得烦躁的拍了拍脑袋。

“苏瑞——”奥珂邪穿着睡衣就来了,,声音一如既往地中气十足,“瓦卡比快把我弄疯了!我觉得再这样下去我这个月月底就得和他离婚!”

苏瑞悄悄翻了个白眼,心道这是你这个月第四次提离婚了,或许自己是应该给实心眼瓦卡比发个消息提醒一下,以免到时候他伤心又伤身:“他除了决定给新的犀牛宝宝起名叫黄霸天、失手删了你的战术文档、凌晨两点才回家、醉酒后打碎了你的那瓶限量版香水,又干了什么蠢事?”

“他竟然想要一个孩子!”奥珂邪吞下一杯水,缓了缓气,道,“老娘正直壮年,护卫国家、保卫殿下都来不及,还要生孩子!当我铁打的啊!”

“呃……毕竟瓦卡比没有这个功能啊……”苏瑞一脸尴尬,BEAST在上,我还是个宝宝为什么要管这种事,她僵硬地转过身,把黑豹战服项链放进保险柜,设上密码,“所以,你和他说了什么?”

“当然是让他自己去生啊!”奥珂邪理直气壮的回答道——要是当时没有把头扭开的话就更好了。

“……”听完这个回答的苏瑞眼皮一跳,不详的预感油然而生。果不其然,她打开调至勿扰模式的终端一看,开头就躺着瓦卡比的消息:

“苏瑞,男人能生孩子吗?”

这个问题你应该去问我哥。苏瑞冷静的想。

“唉,你说,我该怎么办?”奥珂邪自然想不到自己的丈夫真的会去思考男人生崽崽的问题。大家遇到迷茫的人生路口都喜欢找个靠谱的人问问,比如苏瑞。

苏瑞:我谢谢你们啊。

怎么办?姐,我觉得你可能对我的专业理解有点问题,我是个工科女啊……但看到奥珂邪那千年一遇的困扰神色,苏瑞公主殿下顿时觉得自己身负重任,毕竟全瓦坎达上下也只有自己能分担分担将军阁下的担忧了。

真是谁给你的自信哦。公主殿下。

“那就生呗。”苏瑞努力用一种愉快的语气道,“这样……”

“怎样?”

“这样你和瓦卡比就不会吵架了……”被奥珂邪虎视眈眈的盯着,苏瑞的声音越来越小。

“连你也是这么想的吗?”奥珂邪抱着胸问。

“嗯?”想什么?

“苏瑞,你说,我的脾气是不是很差?”

“啊?”是非常差,你现在才知道吗……

“也是,该死的M国小鬼来了以后,我对瓦卡比态度的确糟糕。他肯定忍不了才故意和我谈这个的。”奥珂邪的眼睛危险的眯起。

“哈?”我错过了什么吗,为啥我不懂你在说啥。

“想和我离婚?哼,胆子越来越大了啊。”奥珂邪笑了,看得苏瑞浑身发冷,“我先走了,早点休息。”

“……”槽点太多不知从何吐起。

看着奥珂邪气势汹汹的背影,苏瑞想了想,还是打开终端,给瓦卡比发了条信息:

保重。

特拉查是被早晨的阳光照醒的。

然后他突然意识到艾瑞克昨天晚上没拉窗帘。

“醒了?”艾瑞克的手不老实的从身后摸上来,在特拉查的腹肌上画着圈圈,“昨天晚上,陛下……”

“你没拉窗帘。”特拉查面无表情的抓住艾瑞克的手,“下次——”

“我的陛下,你忘记玻璃是单向的了吗?”艾瑞克似乎想到了什么,克轻笑一声,“我觉得陛下您还是挺喜欢没有窗帘的落地窗的。”

“尼贾达卡!”特拉查拉开艾瑞克在他腿间作乱的手,无奈的对自己精虫上脑的弟弟说,“我今天和长老们还有会。”不能迟到。

“昨天晚上你可不是这么说的。”艾瑞克的餍足还没有退下去,他也不打算把自己可爱的哥哥逼得太紧,“下次我想试试阳台。”楼下那个大露台他想了很久了。

“尼贾达卡!”天哪,自己的教育哪里出了问题,为什么艾瑞克会变成现在的样子!特拉查绝望的想。

“会议室也不错……我的陛下你想试试坐……”

恼羞成怒的特拉查把艾瑞克按进了皱巴巴的被子里。

抱歉,亲王殿下,昨晚劳累过度的国王陛下已经恢复体力了。

“你今天和长老会谈什么?”艾瑞克懒洋洋的瘫在很有故事的床上,“真搞不懂,一帮狗娘……咳咳嗯,一帮老头老太,这不同意,那也不行的,能有结果吗。”

“关于外交的事。”特拉查穿上内袍,心想还不是你个熊玩意儿给吓的,“不会太难,是国际学习交流。”

“哦?”艾瑞克换了姿势,好看特拉查扣扣子,他咽了咽口水,接着问,“和谁?”

“M国。”特拉查扣完扣子,正在挑拖鞋,“他们在上次大会后表示希望能来瓦坎达内部学习……”

“内部?”艾瑞克警觉的皱起眉头,“学习团?”

“是啊。”特拉查穿好拖鞋,走过来揉了揉艾瑞克乱糟糟的脏辫,“早点起,我得走了。”

“知道了知道了,你快走吧。”

等门合上,艾瑞克马上打开了个人终端。

“苏瑞,关于哪个M国合作交流学习计划,你知道多少?”

随手开的脑洞,嗯,想看豹弟给陛下吹十级枕边风。

蚊虫叮咬应急措施
我的破三轮 ,嗯

【双豹组】蚊虫叮咬应急措施

*又名:有一天Erik被蚊子咬了/有一天T'Challa被他堂弟日了

*OOC属于我/减压产物/食用快乐/小破车

T'Challa觉得Erik今晚很不对劲。

原本一向喜欢走在他前面的Erik现在竟然落在他后面了,甚至不再说些找茬的烂话,而是静如鹌鹑。T'Challa偷偷瞄了Erik一眼,只见他眉头紧锁,像是在克制着什么。

他到底怎么了?转性了?摔坏脑子了?

T'Challa瞅着Erik不停摩挲的指尖,想问问他,但又估摸着这个臭脾气肯定会回上一句“干你鸟事”。

算了。

进了电梯,T'Challa从从金属门的倒映上看到了Erik那只躁动不安的手——微微抬起,又放下。

他到底在忍耐什么啊。

T'Challa疑地转过头,却见Erik依旧是一脸风轻云淡——如果忽略那双不安分的腿的话。

“你今天怎么了?”T'Challa终于忍不了,“多动症复发?”

“你全家多动症。”话一出口Erik才发现自己好像片面承认了啥,慌乱之中仍在佯装定,“没怎么,你他妈管好自己吧。”

“你找抽呐?”T'Challa不悦地啧了一声,“好好说话。”

“你找操啊。”Erik别过脑袋,“别多管闲事。”

“我擦你干什么——”猝不及防,Erik被T'Challa一把怼上了墙。

“好好说话。”T'Challa一手锁着Erik的两只手肘,一手轻轻拍了拍Erik的侧脸,心道果然要抽一顿才老实,“到底怎么了?”

Erik的脸抵着墙,T'Challa看不到他的表情,如果他看到的话,一定会十分吃惊——一向放荡不羁爱自由的Erik也会有扭扭捏捏这个属性。

“……”

“说话。”

“我……我被蚊子咬了行吧!”Erik的语气带着点诡异的羞涩,“在……背上。”

瓦坎达的蚊子怎么这么毒……没错他就是抓不到……

“切,多大点事。”T'Challa挑了挑眉,随手掀开Erik的外衣,“让你好好穿衣服,外毯也不愿意披,现在长记性了吧?我看看……”

接着就T'Challa愣住了。

“怎么了?”身后的T'Challa的自动消音让Erik有点慌,他保持着贴在在墙上的姿势,问道,“磨叽什么呢!”

“嗯……”T'Challa看着Erik密密麻麻的背,小心翼翼的组织了一下措辞,“我可以说……我……找不到……蚊子包吗?”

一时间两人都陷入沉默。

真是十分尴尬。

“哼……”

“不准笑!!!”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有什么好笑的!!”

“哈哈哈……呜……&#&@~㏄&#ㄋ……”

恼羞成怒的Erik反手一推挣开了T'Challa的束缚,然后狠狠地吻上了T'Challa那张让他讨厌的嘴。

【双豹组】Erik今天种草了吗

*OOC属于我/减压产物/食用快乐

PART 2

T'Challa进来的时候,Shuri正在搭一块立体电路板。

“我们的小天才又在掏鼓什么呢?”T'Challa走上前,“最近怎么样?”

“还能怎么样?”Shuri头也不抬,用镊子小心翼翼的把连根金属线接上,“有了弟弟忘了妹妹,这还真是陛下喜新厌旧的性格呢。”

“哦,原来我们公主殿下是这样想的——”T'Challa忍下笑意,接着把限量版迪士尼公主电影全集蓝光DVD放到工作台上,“看来我的礼物是白买了,N'Jadaka应该不会喜欢这个的。”

“你怎么可以还在想他!”Shuri扔下镊子一把拿起DVD,手速快的在T'Challa眼前留下了一片残影,“我都快怀疑他不是你的弟弟是你的老婆了!”

“好吧好吧,留下他是我的不对。”看着炸毛的妹妹,T'Challa举起双手以示投降,“我也知道他当时是想……”

“至我于死地,然后亡个国,再毁灭下世界。”Shuri眯起眼睛气鼓鼓的说,“我看他现在也在实现这个目标,不过换了个方式。”

从此君王不早朝啊,我亲爱的哥哥。

“可他当时毕竟不理智是不是……”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被妹妹打上“色令智昏”标签的国王陛下还在解释,“Shuri,我们不能和一个丧失理智的人计较,对吧?”

Shuri抱着DVD翻了个白眼,心道我看你也现在也差不了多少。

“关于毁灭世界什么的……Shuri,相信我,那只是被愤怒冲头……”T'Challa看着妹妹一脸“老娘信了你的邪”的表情,无奈道,“好吧,我其实是想补偿他……”

“什么!”Shuri崩不住了,脸色转为惊恐,“你脑子被他打坏了?!”

“Shuri……”

“不用说了。”Shuri转过身,捂住脸,“我的天我还帮你装了该死的'应急装置'……BEAST在上,T'Challa你还真是坑妹一百年啊!”

看着妹妹反应这么大,T'Challa一瞬间不知道该做什么。

“所以你派他干什么去了?”Shuri问。

“在祭祀殿种草。”

“啥!那玩意儿需要种!它不是会自己长出来的吗!”Shuri彻底无语了,“你送他去哪里干嘛!希望BEAST女神用爱感化他吗!”

“这个……把他放在王宫里Okoye肯定会一枪捅死他,放在外面吧又不安全……”T'Challa还认真思考过每个方案。

“还有地牢啊!”我亲爱的哥哥你是傻了吗!

“那太伤他自尊了,一定会以为我在羞辱他……”

Shuri: ……

你们开心就好。

“行吧行吧行吧。”像是认命似的,Shuri让机械臂把DVD收好,打开自己的终端。

“你要干什么?”T'Challa看着Shuri登上了图书馆。

“给小妖精送点书。”

“哈?!”T'Challa被这个称呼雷得外焦里嫩。

“《农业大全》《告别“植物杀手”》《365天教你轻松种植》……”Shui决定无视哥哥,独自一人开始收拾“残局”。

所以当T'Challa再次来看Erik的时候,Erik正在记笔记。

由于不是瓦坎达本地人,哦不,应该是没有学习过瓦坎达官方语言,Erik的看书进度,可以说是惨不忍睹了。

“你又来了。”Erik翻着字典,“日理万机的国王陛下,天天来我这个囚犯这里打卡报道,你不累吗?”

“只是来看看你种草的进度。”T'Challa背着手向祭祀殿深处走去,声音也越来越轻,“以后说不定……”

“什么?”Erik抬起头,皱着眉头问,“什么说不定?”

“没什么。”T'Challa的声音远远的传来,“你只要种好草就行了。”

该死的Erik竟然发现T'Challa的语气里竟然有慈祥的味道!

我擦什么情况!

“呵,你要是真想我出去,就不会连种子都不给就让我来种这破草。”Erik关上终端,躺平,“给个痛快吧。”

回答他的是一道电击。

“卧槽我又怎么了!”Erik现在十分怀疑T'Challa有某种奇怪的癖好。

又是一道电击。

“不许对BEAST女神不敬。”

日哦……这日子没法过了!

“同情也好羞辱也罢,我没有兴趣。”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的T'Challa蹲下低头看着四肢发麻的Erik,“我知道我必须我父亲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你呢?”

Erik说不出话来,不知道是因为没能从电击里回过神来还是因为别的什么的。

“说真的,N'Jadaka,你有点让我失望。”T'Challa伸手捏了捏Erik的脸,“我本来以为——你也不小了——”

“你到底什么意思?”Erik被T'Challa眼里满满的慈爱弄得有点蒙,眼睛直愣愣的盯着T'Challa。

“哈。”T'Challa发现懵逼的Erik是很可爱的,又捏了一把,“好好种草吧。”

Erik只觉得胸口一重。

“呐,草种子。”

别辜负我的信任啊,N'Jadaka。

TBC

Erik今天种草了吗


*OOC属于我/减压产物/食用快乐

PART 1

“所以,你的意思是让我在这里种草?”Erik不可置信的瞪大眼睛,看着空荡荡的祭祀坛,“你他妈把我救活就是为了让我来这里种草?!”

开玩笑呢!

“有什么不对吗?”T'Challa的声音一如既往的温柔,“听说放火的时候挺果断的。”

“你还是让我死吧。”

“我虽然原谅你了,但你还得为你的所作所为负责。”T'Challa最不缺的就是耐心,他无视一脸抓狂的Erik,接着说,“或许你更愿意到牢里和W'/kabi作伴?”

“哼,我看他在牢里待的挺开心的,至少不用面对家里的母豹子。”Erik一直不明白W'/kabi为什么可以怕老婆怕成这样,“亏我原来以为他是条敢搞事的汉子,没想到他却狗日的怕老婆。”

语毕,远在深牢的W'/kabi就一连打了好几个喷嚏。铁门之内,挂着鼻涕的W'/kabi激动地想,难道是老婆大人想起我了?她会来看我吗?老婆——

“想清楚了?”T'Challa看着沉默不语的Erik,“既然想清楚了,那我就先走了。”

“谁他妈答应了?”Erik瞥了T'Challa一眼,“说清楚,你救我,到底是为了什么?”

T'Challa皱起了眉头:“因为你是我堂弟——”

“别他妈在这儿瞎几把扯淡。”Erik笑了,“我从来不相信这种虚无缥缈的东西。真有,我的好伯父当初就不会一走了之。”

“这……”

T'Challa刚想回答,却见Erik突然暴起,一把把他按在祭祀坛边的石壁上。

“听着,”Erik慢慢的靠近了T'Challa,像只温顺的大猫一样嗅着他颈窝的味道,呼出的热气激得T'Challa的耳朵泛起了红色。

“我亲爱的堂哥,在你的堂弟险些颠覆你的政权,不,是已经颠覆过了——你大发慈悲的原谅他就算了,还救了他——你说,我是该谢谢你呢——”

Erik伸出舌尖舔慢慢地了一T'Challa红得发热的耳垂,压着喉咙道,“还是,应该怀疑你别有用心呢?”

T'Challa面色如霜,抿着嘴,一言不发。

“说话,我——亲——爱——的——我艹——————”

“我当然不会这么简单的救了你。”T'Challa揉了揉被Erik捏痛的手腕,死小子手劲真大,对软摊在地上的Erik说,“我只是让Shuri在你身上装了个'保险装置'而已。”

“什么!”

“就像这样。”T'Challa转了转手腕,又是一道电流通过了Erik的身体。

“T'Challa我操你——啊——”

“还有,我不喜欢你说脏话。”MIT的素质教育都是这么差的吗,“你要是不愿意改,我不介意让Shuri给你加一个语音识别装置。”

“我草你——啊——”

电击。

“那你他妈好歹告诉我——草~~~~”

电击。

“我擦T'Challa我他妈看错你了——”

电击。

“我C~~~~我又说什么了……”

电击。

“啊,抱歉,刚刚手滑了。”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