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澜

热爱脆皮鸭文学、瓦坎达、以及我的狗子备备

Erik今天种草了吗


*OOC属于我/减压产物/食用快乐

PART 1

“所以,你的意思是让我在这里种草?”Erik不可置信的瞪大眼睛,看着空荡荡的祭祀坛,“你他妈把我救活就是为了让我来这里种草?!”

开玩笑呢!

“有什么不对吗?”T'Challa的声音一如既往的温柔,“听说放火的时候挺果断的。”

“你还是让我死吧。”

“我虽然原谅你了,但你还得为你的所作所为负责。”T'Challa最不缺的就是耐心,他无视一脸抓狂的Erik,接着说,“或许你更愿意到牢里和W'/kabi作伴?”

“哼,我看他在牢里待的挺开心的,至少不用面对家里的母豹子。”Erik一直不明白W'/kabi为什么可以怕老婆怕成这样,“亏我原来以为他是条敢搞事的汉子,没想到他却狗日的怕老婆。”

语毕,远在深牢的W'/kabi就一连打了好几个喷嚏。铁门之内,挂着鼻涕的W'/kabi激动地想,难道是老婆大人想起我了?她会来看我吗?老婆——

“想清楚了?”T'Challa看着沉默不语的Erik,“既然想清楚了,那我就先走了。”

“谁他妈答应了?”Erik瞥了T'Challa一眼,“说清楚,你救我,到底是为了什么?”

T'Challa皱起了眉头:“因为你是我堂弟——”

“别他妈在这儿瞎几把扯淡。”Erik笑了,“我从来不相信这种虚无缥缈的东西。真有,我的好伯父当初就不会一走了之。”

“这……”

T'Challa刚想回答,却见Erik突然暴起,一把把他按在祭祀坛边的石壁上。

“听着,”Erik慢慢的靠近了T'Challa,像只温顺的大猫一样嗅着他颈窝的味道,呼出的热气激得T'Challa的耳朵泛起了红色。

“我亲爱的堂哥,在你的堂弟险些颠覆你的政权,不,是已经颠覆过了——你大发慈悲的原谅他就算了,还救了他——你说,我是该谢谢你呢——”

Erik伸出舌尖舔慢慢地了一T'Challa红得发热的耳垂,压着喉咙道,“还是,应该怀疑你别有用心呢?”

T'Challa面色如霜,抿着嘴,一言不发。

“说话,我——亲——爱——的——我艹——————”

“我当然不会这么简单的救了你。”T'Challa揉了揉被Erik捏痛的手腕,死小子手劲真大,对软摊在地上的Erik说,“我只是让Shuri在你身上装了个'保险装置'而已。”

“什么!”

“就像这样。”T'Challa转了转手腕,又是一道电流通过了Erik的身体。

“T'Challa我操你——啊——”

“还有,我不喜欢你说脏话。”MIT的素质教育都是这么差的吗,“你要是不愿意改,我不介意让Shuri给你加一个语音识别装置。”

“我草你——啊——”

电击。

“那你他妈好歹告诉我——草~~~~”

电击。

“我擦T'Challa我他妈看错你了——”

电击。

“我C~~~~我又说什么了……”

电击。

“啊,抱歉,刚刚手滑了。”

                                                              TBC







评论(1)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