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澜

热爱脆皮鸭文学、瓦坎达、以及我的狗子备备

总有人在觊觎陛下的王位 part2

大概讲的是电影里可爱的苏瑞妹妹和漫画版里美艳的舒丽姐姐换了换的故事。

金紫

嗯,这是一个正剧(划重点)。

OOC属于我/减压产物/别当真/食用愉快

part1:http://1

PART2

底下的长老们还在吵吵嚷嚷,无非是争论些蝇头小利。特拉查不动声色的换了个姿势,好缓解缓解腰部的酸软。

还真被尼贾达卡说中了。特拉查心想。争论还没有结束,特拉查可等不了。只是他刚站起来,下面的长老们便立刻住了嘴,齐刷刷的抬头看他。

“各位对派遣人员来皇城学习都没有什么意见吗?”

“这和本部落的利益没有冲突,全凭陛下吩咐。”左侧的河部长老刚表示完,其他人就纷纷表示赞同。

“那外界与各部落的进一步交流呢?”特拉查环顾众人,“也全凭皇城的决定吗?”

“这……”右手边的森部长老面露难色,犹豫道,“……我需要和我的族人们商议才能做决定。”

那你是靠什么进入长老会的。特拉查已经受够这些场面话了。

有一就有二,各部长老们又接着表示这的确需要商议,冒行不得。也是,无论什么,一旦扯上各部的内政问题,便成一团乱麻。

“明天一定要给我解决方案。”特拉查下了最后通牒,语气冷漠,“我想各位也不愿意看见强行推行的结果。今天就到这里吧,散会。”

直到最后一位长老离开,特拉查才坐回椅子上。

纵欲过度的后果太可怕了。

何况还要和一帮比豺狗还狡猾的老家伙讨价还价。

特拉查疲惫按了按太阳穴,正准备理一理思路,找到最快解决纷争的办法,却听到门外传来了艾瑞克的声音:“我尊敬的陛下,你现在有空吗?”

特拉查抬头,就撞见了敞着上衣,屁股上挂着松松垮垮裤子的艾瑞克。他不满的“啧”了一声,道:“你就不能好好穿衣服吗?”

“反正你都看过。”听了这话艾瑞克又故意撩了撩衣摆,道,“而且我也穿不习惯啊。”

一件背心你还不会穿?特拉查熟知艾瑞克死皮赖脸的无赖劲,心力憔悴之下也懒得管衣着问题了,直接问:“什么事?”

“精力被那群老不……长老榨干了?”艾瑞克没有回答特拉查的问题,走上前把国王陛下抱了个措手不及,等特拉查反应过来,自己已经坐在亲王殿下的怀里了。

“尼贾达卡!”你在干什么!

“别吵,否则我就吻你了。”艾瑞克捂上特拉查的嘴,“朵拉们和母豹子还在外面呢。”

“尼贾达卡……你非得这样吗?”特拉查又试着挣扎了一下,可是艾瑞克已经把他锁在了怀里,“让我起来。”

“我真不懂你们这些当国王的。”艾瑞克无视特拉查的抗议,帮他调了一个更舒服的姿势,又把自己的下巴窝进特拉查的颈窝间,“考虑那么多事也不知道给自己换一张舒服点的王座。”

“尼贾达卡,你先让我站起来。”特拉查觉得现在的姿势在议会大厅里不但不雅观还很危险。

“你觉的你还‘站’的起来吗……我的陛下。”艾瑞克轻笑一声,揶揄道,“虽然这里的确在我的计划内。”

我真的一点都不想知道你在计划些什么黄色废料呢。

“你到底找我什么事。”面对沟通无果,特拉查索性破罐子破摔,瘫在艾瑞克怀里,希望早点结束这场对话,“说吧。”

“我反对你的交流方案。”艾瑞克舔了一口特拉查的耳垂,“怎么又穿高领。”

“别闹。等下——你怎么知道方案的!”特拉查抓住问题的重点,“你——”

“怎么知道不重要,你只要知道我反对就可以了。”

特拉查用手拨开艾瑞克毛绒绒的脑袋:“尼贾达卡我不介意再关你一次禁闭!你给我正常一点!”

“你知道M国外交实权负责人是他们总统的私生子吗?”

“知道。我还知道他曾经是你的上峰。在08年的L国的第四次特别行动中坑过你一次。”特拉查淡定的说,“我还有更详细的,你要听吗?我们有情报部门的。”

“……”装逼失败的亲王殿下还没从黑历史被扒中反应过来。

“没什么想说的就快放开我,我还有事找瓦卡比。”特拉查侧头看着艾瑞克僵硬的脸,心想自己讲这么细是不是刺激到他了。没想到艾瑞克竟然开始哈哈大笑。

“你——”

“我亲爱的堂哥,我真是太爱你了。”艾瑞克蹭了蹭特拉查的脸,“怎么办……真想现在就办了你啊……”

特拉查感受到了身下渐渐硬起来的东西,霎时间有点懵,惊疑不定的看着艾瑞克。

就在这时,议会大厅的门被推开了。

“我的孩子——”

看见在王位上搂成一团的两人,太后的笑容僵在了嘴角。

然后她快速关上了大门。

“陛下,我想您应该注意一点。”太后脸色铁青,瞥了一眼一脸满不在乎的艾瑞克,接着说,“这里毕竟是议会大厅。”更何况外面站着朵拉近卫军。

“母后……”特拉查苦笑一下,眼下这个情况他就是有十张嘴也解释不清。太后却把特拉查的无奈当做心虚,看向艾瑞克的便眼神越发不满了。

“我想我们可以换个地方谈话。我的陛下。”太后说完,就向门外走去。

“你在这里等我。”特拉查向艾瑞克点点头,又匆匆跟上了太后的脚步。

看着特拉查有些紧张的背影,艾瑞克忽然打消了离开的念头。他想了想,打开终端,打算把苏瑞叫过来。

“母后,刚才……”特拉查追上太后的时候,太后正坐在露台的藤椅上眺望皇城。

“我的孩子,不用着急解释。”太后向特拉查摆摆手,示意他不用接着说下去了,“本来今天我就是来找你谈谈尼贾达卡的事的。”

这可大大出乎特拉查的意料:“什么?我以为——”

“以为我不喜欢他?”太后笑了,“确实,这小子惹事的本事是不小,还差点杀了你和苏瑞。但事情一码归一码,要是你处于那孩子的位置,你做的也不一定比他好。”

特拉查点点头:“我相信他本性不坏,只是父王当时没有想周全。”

“事关国家,上任祭祀大人和你叔叔又瞒得太好,你父亲于心有愧,大家都有责任。所以这个果也要一起承担。”太后又转过头看向远方,“这么一闹也未必是坏事,除了揪出不少心怀鬼胎的叛徒,也看到我们自己的不足。孩子,你知道我们瓦坎达最怕什么吗?”

“内讧?”特拉查不禁想到了那天的夕阳。

“答对一半,还有一半是没有对手。”看着远处望不到头的湖,太后接着说,“不竞争,就没有动力。就像你和尼贾达卡。”

“母后……”

“别急,我知道。你和尼贾达卡的关系已经不是秘密了,至少在我这里是这样。”太后调皮的摊摊手,“我也不是来找你兴师问罪的,我只想问问你,你觉得这孩子在瓦坎达待的自在吗?”

“他上个月刚刚考了瓦坎达语的八级证书。”特拉查答道。

“我不是问这个,我是指你觉得这孩子在瓦坎达有自己的位置吗?”太后认真的看着特拉查,“让他乐于付出和奉献的?”

“……”特拉查沉默不语。

“好好想想吧,我的……陛下。那我先离开了。”

天天考试快死了(好吧其实是我懒 (´-ι_-`))

评论(5)

热度(40)